权力的游戏》中“国王大道”两旁的是什么树?

发布时间:2018-06-07 22:02:10

权力的游戏》中“国王大道”两旁的是什么树?

  ,也就是各种欧洲文学作品中常出现的“beech tree”,种加词sylvatica和魔兽里的黑暗女王希尔瓦娜斯(Sylvanas)的名字都是源于拉丁文sylva,意为“森林的”。

  欧洲水青冈是欧洲最常见的森林树木之一,它们广泛分布在巴尔干半岛以西的欧洲大陆。植株高度的最高记录超过50米,普通的也能轻松长到30米。

  欧洲水青冈的树冠形状与所处环境有关,在森林里往往会因为光线郁闭而窄一点,要是种在阳光充足的公园或路边,一般会长成一个宽大的球形。

  欧洲水青冈的根系扩张面积极大,树皮光滑,叶片边缘有小小的钝圆锯齿,依稀能看出它的壳斗科血统。

  虽然是一种落叶树,但是欧洲水青冈的叶子每年秋天并不都会脱落,有一些会留在枝头干枯,直到来年开春新芽萌动后才掉落。这种现象在英语中有一个专门的词marcescence,中文可以翻译成凋存性或枯凋性,具体的演化意义现在还不太清楚,有观点认为是可以给新芽打掩护防止被动物吃掉。

  一般长到十年以上的欧洲水青冈才会开花结果。它们的花是雌雄同株的单性花,雄花聚成下垂的二歧聚伞花序,雌花生长在叶腋处的总苞——壳斗中。

  竖着的毛球是雌花序,下垂的是雄花序。图片:Kenraiz / wikimedia

  欧洲水青冈的壳斗表面有突起的附属物,但既不是板栗那样的刺也不是橡木的鳞片,而是布满灰白色的粗毛。壳斗成熟后会开裂,释放出里面的两粒三棱形坚果。

  作为板栗的远房亲戚,欧洲水青冈的种子也可以吃,但是由于含有大量鞣酸,直接吃既苦涩又刺激肠胃。不过在食物稀缺的时代,人们还是无法放弃这重要的热量来源,于是会将种仁磨成粉,用水浸泡冲洗,去除鞣酸后再吃沉淀下来的淀粉。它们的种子中还含有油脂,19世纪时英国人会用来榨油点灯。

  欧洲水青冈树干挺拔粗壮,木质坚硬致密,可以用作建材或室内家具原料。心材最中央颜色发红,在我国市场上不太受欢迎,不过在欧洲原产地人们不太在乎,反而会当做是别致的颜色。

  与同为壳斗科的橡木不同的是,欧洲水青冈的木材沾水容易腐朽,不经防腐处理不能用来做水桶或酒桶,也不适合做成会沾到雨水的室外家具。

  不过,欧洲水青冈的木材却是良好的薪柴。它的木材中的纤维素提取出来还可用于制作高吸湿、高透气的莫代尔纤维——就是保暖内衣里经常用的那种。

  福尔摩斯系列的《四签名》里,有一个细节描写是福尔摩斯发现了踩上木馏油留下的脚印,这种油在维多利亚时代是英国常见的医用品,主要就是用欧洲水青冈等木材烧成木炭再经过干馏等工序得到的。

  木馏油含有愈创木酚、苯酚等酚类,是一种强效的杀菌防腐剂,但会对皮肤和黏膜造成伤害,现在已经渐渐退出了主流杀菌剂的行列。日本有一种治拉肚子的非处方药叫正露丸,其中的有效成分就是木馏油,含在嘴里时带来的灼痛感正是因为木馏油的刺激作用。

  欧洲水青冈的自然林往往十分昏暗,茂密的枝叶将地面遮盖得严严实实,少有灌木生长,而它们自己的幼苗则十分适应这种环境,喜阴怕晒,一定要在阳光直晒不到的地方才能茁壮成长。

  在橡木经济林中,欧洲水青冈的种子往往会在树荫处生根发芽,由于生长快,高度很容易超过橡树,遮蔽阳光影响橡树生长,所以橡木林的林业工人日常工作之一就是拔除欧洲水青冈的小苗。

  由于欧洲水青冈树形美观,欧洲园林中也常使用它,多年来,人们培育出了各种树形、叶形和叶色的品种。英国爱丁堡植物园中有一个非常著名的树墙,就是种了一排欧洲水青冈再修剪出来的,全长百余米,三层楼高,春夏翠绿、秋冬赤红,十分壮观。

  《权力的游戏》第二季第一集中出现过的“国王大道”场景,两旁的树也是欧洲水青冈,实景位于北爱尔兰安特里姆郡的一条乡间小路上,两旁的树栽种于十八世纪。每当光线昏暗时踏入其中,会感受到扑面而来的异世界感,这段路也因此有了个别名叫Dark Hedges——“黑暗树篱”。

  欧洲水青冈陪伴着古欧洲人从蛮荒走到文明,人们对它物尽其用,可喜的是也没有竭泽而渔。

  现在欧洲很多地方都保留着大面积的欧洲水青冈林,并成立了多个自然保护区,横跨数个国家的喀[kā]尔巴阡[qiān]山原始林还被列入了世界遗产加以保护。